<code id="6kuyi"></code>
<optgroup id="6kuyi"></optgroup>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巴东之子> 正文
 
侯满厚深山走出的战斗英雄
 

发布时间2008-01-28 17:28:53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www.28176329.com

全国战斗英雄侯满厚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只身一人炸掉敌人四个碉堡,被中央军委授予"爆破英雄"图为侯满厚回到故乡巴东时以巴东长江大桥为背景留影谭德魁


对越自卫反击战英雄谱——“千里马”出征侯满厚

甘国良

侯满厚广西边防部队某部九连副班长二十岁一九七七年一月入伍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入党湖北巴东县人

在攻打靠矛山的战斗中侯满厚打的英勇机智顽强灵活在战友掩护下三十分钟内炸毁四个敌地堡毙敌十三名为夺取靠矛山战斗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中央军委授予他“爆破英雄”的荣誉称号

战斗英雄侯满厚三十分钟内炸掉了敌人四个地堡那动作用副师长的话来说“是世界?#29486;?#31934;彩最漂亮的动作”这是他战斗中在望远镜里亲眼看到的可是当我们到连队去采访时发现这位传奇式的战斗英雄平时并不是一个很显眼的人物


“伯乐”和“千里马”

中越边境还击战就要打响了某部九连接受?#22235;?#19979;海拔八百三十三米的靠矛山的任务支委会上确定二排为突击排由副连长邱福友亲自率领连长赵茶生问副连长“老邱你看还有什么问题”邱副连长没有立即回答连长的问话眼光也避开了支委们投来的目光望着?#24052;?mdash;—?#24052;?#26159;漆黑的夜他在?#20102;?#26159;呀肩上的担子太重了全师要象一把利剑直插敌后占领四号公路切断谅山与高平之敌为友军攻打谅山创造条件这是多么艰巨的任务啊如果说全师是一把利剑全团就是利剑的刀尖连队是刀尖的刀尖二排呢就成了刀尖上的尖刃了副连长心里明白突击排的一切胜利与挫折都将直接影响整个部队的行动万万疏忽不得每个细节都要放在心上掂一掂过了一会儿他把目光从窗口移了回来带着试探的口吻对连长说“大家把一切都想得很周到了我保证按支部的意图完成任务只是……”他欲言又止

“?#36824;?#20160;么你都提出来”连长鼓励他

“嗯能否……能否再调一个人到二排来呢”副连长终于把憋在脑子里的念头说了出来

大家怔住了调人?#38376;?#30340;人员都配齐了他还缺谁调个排长确定二排为突击排时自?#35805;?#20108;排长这个因素?#37096;?#34385;在内了调个班长吗二排的三个班长是全连精干的第一流班长……

“我想把三排九班副班长侯满厚调到二排来”

大家听了更是一愣有的甚至差点笑出声来只是觉得在这种场合不太严肃才忍住了副连长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大家都有些纳闷

也难怪在一般人看来侯满厚在连队并不“显眼”全身上?#26053;?#26377;哪个地方象个“英雄”模样身材单单瘦瘦的脸儿清清秀秀的说话细细声声的武才也平常因为入伍两年有一年多在施工队副业组玩锹弄镐论口才恰恰是他的一个弱点平时说话就不多关键时候更是倒不出来那么副连长看中他哪一条呢

这时连长赵茶生也惊异地看着副连长但他和别人想的不同他惊异的是副连长的眼力副连长和侯满厚相识才一个多月怎么竟看上了他

副连长看上侯满厚确实时间也不长那是战前训练的时候邱副连长负责爆破训练讲完课后别人总是提这问那有的还能井井有条地谈几点收获侯满厚呢总是不声?#36824;?#20302;着脑袋象有什么情绪?#39057;ġ?#26377;个晚上副连长从营部开会回来快到连队时发现山边有一个黑影一会窜上去一会又滚下来然后又窜上去……他很奇怪往近处凑了凑才发现是个人手里拿着根什么弯着腰跑一段?#25490;?#19979;来爬一段把手里的东西塞到一个土堆边然后来个巧猴翻身卧倒在一个低洼处嘴里还“轰”的一声然后又重来一遍也不知做了多少遍才见他坐下来点燃了一支烟一边抽一边口里还嘀?#27490;竟?#25968;着一二三四……副连长觉得好笑故意?#20154;?#19968;声这个人才回头问了声“谁”副连长一边答话一边走近他的身边这才发现此人是平时不声?#36824;?#30340;侯满厚他手里点燃的也不是烟而是一根导火索副连长心里一动挨着他坐下来问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休息”

“嘿嘿……”他腼腆地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睡不着活动活动累一点可能睡得香一点”

副连长想笑睡不着多新鲜哪自从部队临战训练以来哪天不是早晨爬山催日出晚上把靶伴月归战士就怕脑袋碰枕头——那是一碰就着啊现在居然出来个“睡不着”的人他想问个究竟

“睡不着为什么”

“嘿嘿……”侯满厚笑了笑停了一会儿他倒提出来了一个问题“副连长我们连会不会丢人”

“丢什么人”

“丢脸啊仗真正打起来后咱们连能不能打赢人家”

这次轮到副连长沉默了这小?#19968;?#22312;想些什么呢是怯战还是什么……

“最近我一直在想”侯满厚好象并不需要等副连长回答自己说下去“邓副主席和李副主席最近在国外都把?#20843;党?#21435;中国人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越南的头头们还要这样干下去我们就得?#22836;?#20182;一下还说中国人民说话是算数的我想要?#22836;?#23601;得?#22836;?#24471;象个样儿如果仗打不好全世界人民不笑话我们才算怪呢越南这个小霸不更狂才?#33267;?#35201;是真这样我们还有什么脸去见父母?#32622;ã?#20013;国人民的脸还往哪里搁”

副连长睁大眼睛望着他这个平时不怎么显眼的战士脑子想得那么远那么深他明白了为什么他“睡不着”为什么累了一天不嫌累原来这个不声不响的人却是如此有心劲

还有一件?#29575;?#21103;连长更爱上了这个战士作战前的一天下午连队刚刚动员完侯满厚就走进连部把一张纸条递给连长上面写着
?#31383;?#30340;党支部

听了战斗动员后我的?#37027;?#26356;加不能平静我要求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我是贫农的儿子我要为保卫祖国贡献我的一切在战场上杀敌立功言语代替不了行动请连首长和战友们在战场上考验我

九班战士侯满厚

1979年2月12日

这件事要是出在别人身上也许没有什么可侯满厚送请战书就不简单了因为前不久还请连长代写家信呢

今天他却第一个交了卷是因为文才爆发吗不这是感情爆发久压在心底的激情喷涌出来了

副连长被这一切感动了这样的战士?#36824;?#20986;现什么情况?#36824;?#38656;要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能上得去创造难以预料的奇迹战场上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

连长会意地点了点头“好吧让他?#21271;?#30772;组长很合适”

副连长?#19981;?#24847;地笑了

“豁出去我也要炸掉你”

二月十七日凌晨群山怒吼万炮齐鸣它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开始还击和?#22836;?ldquo;东方的古巴亚洲的流氓”

战士心中的仇胸中的恨象怒?#20445;?#35937;火山发泄出来喷射出来……

如雷?#39057;?#20174;云南到广西整个中越边境很快很快传开了胜利的捷报捷报捷报

它使全世界人民都看清楚了尽管?#29976;?#24180;没打过仗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是当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传统未丢锐气不减江河有?#27492;?#19981;歇一代更比一代强

九连的战士们是万把利剑中的一支战斗打响不到一小时就收复了被越军侵占的我八一三点七高地攻克了他们重点防守的靠矛山主峰如霞似火的红旗插上山顶迎风招展傲然挺立显示着中国人民不可辱的坚强性格

正当九连?#26053;?#36827;军的时候敌人在靠矛山主峰下的几个无名高地上凭借隐蔽的?#24403;?#29992;密集的火力封锁了部队前进的道路

营部命令用八二无后坐力炮四零火箭筒和喷火器消灭敌人火力点但?#24403;?#26159;木头泥土石头的多层?#24618;?#28846;火未能奏效

情况危?#20445;?#26102;间逼人

亲自指挥突击排的九连连长赵茶生原来带领突击排的副连长邱富友已调到一连当连长两眼喷着火不得不下最后的决心上人把?#24403;?#28856;掉不砸开这个通向四号公路的大门全团就无法前进全师就无法完成任务

这时传来了营部的命令?#21644;?#39318;长命令你们赶快组织人力爆破要不惜一切代价打开前进的通路

赵连长迅速作了部署九班副侯满厚六班长刘炎清五班副辛小明聚拢到他的跟前赵连长深情地看了看满身硝烟和泥土的三个战士语气低沉但很坚毅地说“你们三个都是共产党员正副班长一定要把前面?#24403;?#28856;掉为全连开辟通路”

三个人都意识到连长话语的分量异口同声地表示“请连长放心?#36824;?#26377;多大的危险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三个人立即做?#24613;?#24037;作不知为什么侯满厚这时的?#37027;?#21453;而特别平静他把身上的水壶挎包防毒面具和干粮袋卸下来?#26234;?#20999;地看了看埋伏在附近的战友然后微笑着对连长说“连长万一……请收下我的东西做个纪念吧”

连长是个硬汉子这时泪水也涌上眼眶是的也许这就是最后的一别多么可爱的战士如果真是今后在?#24067;?#19981;到他连长的?#30446;?#19978;会留下多深的创伤……他不愿意这样想下去上前帮侯满厚整了整军?#20445;?#21448;握住侯满厚的手尽?#38752;谱ţ?#20294;声调还有些异常地说“小侯同志我用?#22303;?#30340;火力掩护你们你要沉着果断机智灵活要完成任务还要活着回来”

“是”这回侯满厚大声爽朗地回答

熟悉侯满厚的人说“小侯有时象个勇士有时象个姑娘”这话一点不错你看他那个细致劲先把腰间的?#33267;?#24377;逐个地摸了摸又把冲锋枪的弹夹取下来看了看再把雷管导火索数了数最后从地上拿起一根五九式的三节爆破筒

连长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20154;亲急?#23601;绪进一步给他们明确任务“你?#24378;?#37027;就是阻挡我们的两个?#24403;?#36763;小明你炸左边这个侯满厚你炸右边那个刘炎清负责掩护?#24613;?#20986;发”

正要走侯满厚又想起了什么朝放炸药包的地方走过去看了看从中挑出一个最大号的炸药包十公斤把它背到背上

连长正要制止但转念一想这小?#19968;?#26377;心眼战场上的情况是复杂的他这是为了多?#24613;?#19968;手他是对的只是觉得这样负荷太重了脱口问了一句“能背得动吗”

“行”又是一句干脆的回答

“全力掩护”连长下达了命令
为了使爆破成功机枪连副连长王业胜自告奋勇当重机?#25925;?#23601;这样赵连长还是不放心凑到王副连长身边“老王这下就看你的啦打高了没用打低了又容易伤着他们……”

王业胜用胳膊捅了一下赵连长笑着说“我明白了你?#22270;?#20013;精力指挥部队好了”

“哦哦……”赵连长自己也觉得好笑王副连长还用?#31859;?#33258;己嘱咐吗他不是一般的射手他是全师?#20219;?#22823;会上亮过相的特等射手啊

掩护是成功的侯满厚他们成后三角队?#25105;?#32463;摸到了离两个?#24403;?#20108;十多米的地?#21073;?#21482;听到侯满厚一声命令“辛小明你先上去炸掉左边的?#24403;?rdquo;

辛小明嘴唇动了动象是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一声“是”就迅速往前爬去辛小明心里清楚先上后面有两个人掩护保险系数当然要大一点后上呢剩下一个人掩护危险系数自然大了辛小明没有争一是因为要服?#29992;?#20196;二是因为他知道争也白搭——谁不了解侯满厚的倔脾气

刘炎清和侯满厚稍微分开各自选好地形后你一梭子他一梭子瞄准敌人射击孔猛打敌人一时弄不清哪来的火力辛小明趁机跃到了?#24403;?#21069;迅速将爆破筒塞了进去但是糟糕由于爆破筒的拉火环黄油太多拉火时脱了手爆破筒没有爆炸却被敌人推了出去

“这是个教?#25285;?rdquo;侯满厚咬了咬嘴?#21073;?#38543;即有了主意我得先拉火再送爆破筒叫你这帮王八龟子想?#36139;?#26469;不?#21834;?#20808;拉火时危险的但他连想?#27982;?#26377;去想

“六班长我上去啦”他对刘炎清交待了一句侧身向?#20063;当?#36805;速匍匐前进刚越过一个土包一梭子弹扫过来泥土在他周围?#23665;?#35828;也怪直到现在他的心还是那么平静好像周围飞的并不是杀人的子弹而是什么昆虫?#39057;ġ?#31163;敌堡十米了他先投出一枚?#33267;?#24377;落到了?#24403;?#39030;部炸了但没有用这?#24403;?#21035;?#25932;?#23567;的?#33267;?#24377;一般的炮弹也是打不透的

“炸不烂你的头我可以遮住你的眼睛”侯满厚灵机一动又投出一枚?#33267;?#24377;正好落在敌堡前面泥土和硝烟直向射击孔扑去敌人机枪虽然还是那么疯狂但看得出是盲?#21487;?#20987;侯满厚又连续投出两枚?#33267;?#24377;他?#31859;?#30813;烟未尽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拉燃了导火索把爆破筒塞进敌堡又翻身滚下?#36924;隆?#36825;一切动作自然而有节奏他刚一卧倒口里还习惯地“轰”了一声与此同时真的一声巨响惊天动地石头泥块盖了他一身他抬起头来晃了?#25991;?#34955;只听得机枪声还在嗒嗒嗒地狂?#23567;?ldquo;怎么回事没有炸掉吗”仔细一听是左边?#24403;?#30340;机枪又响了起来把刘炎清和辛小明压得抬不起头来刘炎清刚要投弹掩护辛小明再次爆破不?#23244;?#33218;中弹侯满厚见他们还要往上冲时急忙?#26263;?ldquo;你们那儿地形不利我去炸掉它”说完他利用死?#24623;?#22238;过去捡起刚才未炸的爆破筒但刚跑几?#21073;?#21482;见他一个?#24590;?#21040;了下去

“五班副中弹了”刘炎清喊了一声想冲上去

“不行你也负伤了”辛小明这是正要给刘炎清包扎伤口“要上我去”

刘炎清再?#37096;?#21046;不住自己的感情“一定要抢?#26085;?#21451;一定要完成任务”他刚拿起冲锋枪正要冲上去只见侯满厚又从地上跃起来?#39057;?#22320;堡侧后将爆破筒从“观察孔”里塞了进去又是一声巨响敌人和机枪一起飞上了天

前进的?#20064;?#25195;清了突击排利用爆?#39057;难?#23576;发起了冲锋但部队刚刚冲到山头呼啸的子弹?#32622;?#38598;而来原来敌人?#24613;?#22312;这里顽守到底的工事采取了“井”?#20013;?#30340;纵深设置前面两个?#24403;?#34987;炸掉后面的两个?#24403;?#21448;开火了?#24403;?#21069;面是一片三十多米的开阔地?#30001;战?#30340;泥土来看这里大概原来也有树木?#30828;|?#36234;军为了保命而把他们烧光了没留下任?#25105;?#34109;物敌人那放肆的射击好像在狂叫“你中国军队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别想靠近我”

这时侯满厚的心啊如火烧如?#22270;?#24680;不能插翅飞过去拔掉这新冒出来的两颗毒牙他几?#38382;?#30528;冲过去都找不着?#38556;?#20182;当然不怕牺牲而?#26725;?#29306;牲给部队带来的后果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虽然眼睛一直瞪着前?#21073;?#20294;似乎看到连长在望着他“小侯关键时刻你要上得去”全连同志也瞅着他?#26263;?ldquo;快呀上去炸掉它”他似乎看到团首长师首长在不停地看着表焦急地等待着九连的消息他还似乎看到友军部队正在围歼谅山之敌敌人企图从四号公路逃跑他更看到了中央首长和全国人民都在注视着这场战斗一个巨大的声音在耳旁轰鸣小侯呀你可一定要给中国人争气给全世界反霸的人民争气啊侯满厚觉?#27809;?#36523;热血都在沸腾身内要爆发?#36824;?#20160;么力?#20811;频ġ?/p>

“上去”无论如?#25105;?#24819;办法上去敌人当然不会轻易让他上去炮火不断?#22303;?#23556;击他观察着周围的弹坑忽然脑子里一闪“有了”等前面一个炮弹落地泥土石块刚刚冲天而起时他箭?#39057;某?#20102;过去迅速滚到炮弹坑内然后看准第二个又是一跃然后又是第三个……这是“最危险”和“最安全”的结合啊谁能想到在这密集的炮火中还有人如此巧妙地运动谁能想到在这光?#21644;?#30340;开阔地上?#19981;?#20986;现一条“神奇”的道路

侯满厚跃到了?#24403;?#21069;这是敌人做?#25105;?#27809;有想到的也难怪他们?#25307;?#20891;事顾问也没有提醒他们防备这一手啊侯满厚这时侧卧在靠近?#24403;?#26368;近的一个炮弹坑内顾不?#27809;?#19968;口气迅速解下背上的十公斤炸药包装好雷管导火索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跃到?#24403;?#21518;侧的“观察孔”前把拉燃的导火索的炸药包塞进去?#24403;?#37324;的敌人被这突然出现的东西吓坏了一个?#19968;?#24613;忙把炸药包推出来侯满厚又把炸药包抓在手里心想“看你有多少能?#20572;一?#20986;来也要炸掉你”导火索在他手中“嗤嗤”燃烧马上就要爆炸了小侯冷静地将炸药包又像“观察孔”内塞去敌人被惊呆了他们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勇敢的人一片嚎叫之后纷纷夺路想逃但晚了只见侯满厚用力一推一声巨响敌人的尸体机枪混着木头泥块冲天而起……

“一定要让他活着回来”

正当侯满厚在沉着冷静地连续爆?#39057;?#26102;候连长赵茶生简直紧张到了极点他首先担心爆破小组能不能上得去当第一个?#24403;?#34987;侯满厚炸掉后,他又担心这小伙子是否还活着满侯厚的整个活动他都看?#20204;?#28165;楚楚愈?#24378;们?#26970;他的情绪就愈难控制一举一动?#35760;?#30528;他的心揪着他的心哪

当第二个敌堡开花的时候赵连长简直象小孩?#39057;?#36339;了起来“好啊干得漂亮侯满厚英雄啊”

当第三个?#24403;?#34987;?#30772;?#21518;赵连长的心也被炸“碎”了他看到敌堡冲天而起但?#37096;?#21040;了侯满厚他倒下了……

“侯满厚你不能死”

连长猛然跃起带领部队冲了上去喊声在山谷回荡在每个战士心上回荡部队象千把刀万?#21568;?#30452;向敌人劈去敌人丑恶的身躯倒下了一堆又一堆……

正当胜利即将到来的时候没想到三号无名高地?#24403;?#21448;射出了密集的子弹部队被迫停止了冲击

就在这时赵连长看见离他二十多米处的地?#21073;?#19968;个人影在晃动“是侯满厚”但赵连长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奇迹又定神地看了看“没错是他就是他他还活着”

是的侯满厚还活着当炸药包即将爆炸的?#24067;?#20182;急翻身滚下他这个动作和炸药包的爆炸?#36127;?#26159;同时使赵连长误以为他是被炸翻的他被震昏了没?#20449;?#36215;来是激烈的枪炮声?#21483;?#20102;他他慢慢搞清楚了战场上新发生的一切

“有多少我就要炸掉你多么”他一边想一边在身上和身边摸了摸什么?#27982;?#26377;带的爆破器材全部用完了

连长发现了他的意图“侯满厚”他大声?#26263;馈?#27809;有回答他又提高嗓门“侯满厚”还是没有回答侯满厚的耳朵被震聋了

但他发现了连长高?#24605;?#20102;“连长不要?#20445;?#31561;下就把它炸掉你想办法给我弄个炸药包来……”

“你受伤没有”连长接连问了好?#21103;?#20399;满厚还是没听清楚只是一个劲地要求“快弄炸药包来”

“不不能让他再去了”连长暗暗下决心“他当两次战斗英雄都够格了一定要让他活着回来”他?#24613;概?#20854;他人上去这时不少战士都提出了请求

侯满厚看出连长的想法喊着“连长你不能那样做那样会增大?#36865;z?#25105;这儿地形最有利”

这话提醒了连长是的部队正处在敌人火力控?#39057;ķ段?#20869;再上去十个二十个也不见得能完成任务再说时间不等人啊

“怎么办侯满厚去是最恰当的了他已经炸掉了三个地堡有了经验也许还会创造奇迹”连长反复考虑终于下了决心对通信员说“通知三排叫他们滚几个炸药包下来”

三排立即执行了连长的命令其中一个炸药包正?#38376;?#22312;侯满厚的臀部他转身抱起炸药包就消失在灌木中

?#24403;?#30340;机枪喷着火舌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按估计如果顺利侯满厚应该到位了但……什么动静也没有

连长的心紧缩了命令加强火力?#24618;ơ?#21448;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动静敌人的机枪反而更加疯狂……连长更是?#35805;?#36215;来他命令第二爆破组?#24613;?#34892;动真巧就在这时侯满厚得手了“轰隆”一声巨响就象谁高喊“冲啊”一样战士?#21069;?#22320;而起冲了上去赵连长更?#24378;?#21916;起来他冲在最前面要第一个?#24403;?#36825;个英雄战士第一个去见奇迹的创造者

敌人全被消灭了欢呼声笑语声洒满山岗这是最使人陶醉的时刻可是晴天霹雳战场上不见侯满厚了

“侯满厚”连长焦急地呼唤

“侯满厚”全连同?#38236;?#24515;地呼唤

“侯满厚”群山也在帮助呼唤

但是除了呼唤声一切静?#37027;?#30340;人们?#37027;?#27785;重了有的泪水涌上眼眶连长不甘心?#21482;?#22836;仔细地查看被炸的?#24403;?#21608;围终于发现了什么……他急忙把土扒开只见侯满厚两眼紧闭满身血污脸上的硝烟泥土和血迹?#36127;?#20351;人认不出来了

“侯满厚”连长哭着在?#21834;?/p>

“侯满厚”同志们的声音在哽咽

连长的心似箭穿?#39057;对?#21452;手在发抖他从来没有这样痛心过“侯满厚你不能死我不是说过你要活着回来吗”

战士们慢慢围过来垂着双手涌上眼眶的泪水?#26797;?#31756;地掉下来

卫生员噙着泪水把侯满厚的衣服慢慢解开仔细地检查着忽然他惊叫起来“连长他没有死他还活着”又是一声霹雳?#36824;?#36830;长还是不大相信但人们?#25925;前?#38745;下来观察着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侯满厚的嘴唇微微动了起来这是多么?#28866;?#30340;动作啊它能催得群山化翠催得百花盛开你看连长咧嘴笑了周围同志也咧嘴笑了连长急忙把水壶拧开?#20204;?#28165;的甜水流进他的心?#36873;?#20182;终于?#25307;?#36807;来了连长激动地把他搂在怀里多么称心如意啊英雄我们的英雄他终于活着回来了

“小侯你受伤了让我看看是在什么地?#21073;?rdquo;

“是吗”侯满厚象孩子?#39057;?#22256;惑了负伤为什么不觉痛呢他觉?#27809;?#36523;软绵绵的就依在连长怀里让他检查

又是一件奇事满身血污?#20945;?#19981;着伤口连长又从头至脚细找了一遍也没找到一?#21487;?#30165;大家觉得奇怪一个战士问“炸第二个碉堡时我看到你中弹了嘛”

“没有哇”侯满厚回忆后答道

“不你一定受伤了我看见你倒下的”

“哦我知道了”侯满厚终于想起来“当时一个树?#26223;?#25105;绊倒了”大家一瞧可不是鞋子还撕裂个口子呢

“你?#24378;?#36825;是什么”这时不知谁喊了起来原来侯满厚的枪托上挂着粘糊糊的一截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根炸烂的肠子连长恍然大悟因为?#30475;?#28856;敌堡侯满厚离的太近敌人的烂肉污血喷射了他一身

这时部队又接到继续前进的命令连长要把侯满厚送到后面去休息但侯满厚说什么也不肯连长没法就让他跟着连部走但侯满厚还是坚持地说“我是突击排的战士我的岗位在突击排连长自然不同意但侯满厚也不再征求连长的意见就大踏步地走进了突击排的行?#23567;?/p>

 
 
 
 
 
分享到0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32602;?#29256;权均属于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31859;?#36733;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27573;?#20869;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32602;?#22343;转载自其它?#25945;?#36716;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25237;云?#30495;?#25932;?#36127;责本网转载其他?#25945;?#20043;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25285;?#26412;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在本网论坛和留言板上发表的?#26376;P?#19981;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  
     
       
    本 网 简 介 团 队 风 采  广 告 服 务 联 系 我 们  法 律 声 明
     
     

    版 权 为 长江巴东网 所 有未 经 许 可 任 何 单 位 或 个 人 不 得 镜 像 或 复 制
    主 管中共巴东县委县人民政府主 办中共巴东县委宣传部承 办巴东县新闻中心
    主任办公室0718-4333055办公室(传真)0718-4332748总编室0718-4334814编辑部记者部技术部0718-4334335
    本站地?#32602;?#28246;北省巴东县宣传文化中心邮政编码44430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8-4334335
      鄂ICP备13017499号-1新闻信息服务许可鄂新网备421306号   湖北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code id="6kuyi"></code>
    <optgroup id="6kuyi"></optgroup>
    <code id="6kuyi"></code>
    <optgroup id="6kuyi"></optgroup>